没有羽毛的鸟带来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与终结

更新时间:2020-02-03 00:19:56点击:13017 公益广告

在远古时期,没有羽毛的鸟被称之为龙,他们长有璞状的翅膀,能在天空飞翔,没有羽毛。食肉。

在近代,蝙蝠被称为没有羽毛的鸟,他是龙的后代么?


没人知道蝙蝠是不是龙的后代,但是篇幅独有的发烧能力确是解密当今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和治愈的方法:

新型冠状病毒来势汹汹,引发全球关注。据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等机构的科学家推断,作为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的最初宿主,蝙蝠可能也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蝙蝠不仅携带冠状病毒,还携带埃博拉病毒、汉坦病毒、狂犬病毒等数千种病毒,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病毒库。为什么蝙蝠如此受病毒的“青睐”,自身却不易受病毒的伤害?

蝙蝠是什么样的动物?

因为它们携带狂犬病毒。尽管蝙蝠有时候会因为狂犬病毒而生病,但很少因此死亡。

“因此总有人认为,或许蝙蝠至少和狂犬病毒之间有某种作用。”

20世纪90年代,在马来西亚爆发的尼帕病毒(Nipah virus)杀死了成百上千头猪,科学家将这场病毒爆发追溯到了蝙蝠身上。“从那时起,研究者们对蝙蝠与病毒的联系就开始产生了兴趣。”开普勒说道。现在认为,蝙蝠携带着几种致命的病原体,包括马尔堡病毒和SARS样冠状病毒(SARS-like coronavirus),并通过咬、唾液、粪便或尿液传播病毒。

但科学家们仍没有确切地知道,蝙蝠如何能够携带如此致命的病毒自己却不患病。因此,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病毒特别病原体分支(Viral Special Pathogens Branch)的科学家乔纳森·汤纳(Jonathan Towner)决定调查乌干达地区与马尔堡病毒死亡有关的埃及果蝠群。他到乌干达捕捉未受感染的蝙蝠,并把他们带回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在那里,科学家们从单个的蝙蝠体内提取了DNA,并将它送到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进行初步的基因测序。


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合作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发表论文,首次揭示了新型冠状病毒进化来源,该病毒基因序列与2002年流行的SARS冠状病毒和2012年流行的MERS冠状病毒存在较大差异,相似性分别只有约70%和约40%,而且病毒传播所依赖的S蛋白变异较大,但是新型冠状病毒的S蛋白结构与人细胞上的关键受体非常匹配,显示其具有较强的对人感染能力;另外,新型冠状病毒与来源于蝙蝠的其他冠状病毒具有较高的相似性,研究人员推测蝙蝠也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其实在此之前,科学家已经确认SARS冠状病毒和MARS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正是蝙蝠。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建立的全球蝙蝠病毒数据库(DBatVir)显示,在全球69个国家,科学家已在近200种蝙蝠身上发现超过4100种病毒,其中冠状病毒超过500多种,包括从蝙蝠身上最近新发现的200多种冠状病毒。另据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在英国《皇家学会学报B》杂志的一项报道,蝙蝠可携带有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汉坦病毒、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等引发人畜共患病的病毒多达60种以上,仅次于啮齿类动物。蝙蝠无疑是最大的病毒库之一。

为什么蝙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不会死?
科学家推测蝙蝠种类多,喜欢群居,寿命长,而且具备长距离飞行能力,活动范围广,易于传播病毒。更关键的是大多数病毒并不能对蝙蝠造成致命损伤,甚至不会引发轻度症状,而这些病毒一旦感染动物或人类,则会引发致命性人畜共患病。而蝙蝠对大多数病毒易感又表现出较强的耐受力,可能与它们飞行能力以及特殊的免疫系统有关。

蝙蝠是唯一能真正飞行的哺乳动物,飞行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热量使得体温升高,类似“发烧”,可抑制病毒的复制,也就是说飞行能力既是蝙蝠能够传播病毒的重要原因,也可能是病毒无法对蝙蝠自身健康造成威胁的重要原因。众所周知,病毒进入机体后会利用宿主细胞快速复制新的病毒,机体免疫系统主要防御机制则是通过发烧使体温升高,与发烧效果类似,蝙蝠飞行过程中体温可升高到38℃~41℃,得以抑制病毒的复制,减少体内病毒的载量,同时加快机体免疫反应,进而减少病毒对机体的损伤。

更多的研究显示,蝙蝠与人类都是哺乳动物,人类也可以通过吃姜盖厚被发汗,让身体短时间内上升到39°来杀死体内的病毒。

推荐阅读